◎泰國北碧~還原歷史的【死亡鐵路博物館】受害者才有原諒的權力

◎【甘加那汶里KANCHANABURI北碧府】#7GREENS桂河大橋~還原歷史的【死亡鐵路博物館】受害者才有原諒的權力
《前言》
北碧的「桂河大橋與死亡鐵路」傑菲亞娃已經介紹過了,這篇是我在「WEARY DUNLOP PEACH PARK」看了『死亡鐵路博物館(戰爭博物館)』返台後找了很多資料有感而發的。
簡單來說:我想多了解第二次世界大戰時,這條泰緬鐵路的背後還有些什麼「原因」造成如此多的傷痛。(所以本文很長,如果你有興趣不妨與傑菲亞娃一起分享泰國北碧「死亡鐵路」帶給你我的震撼與領悟。
這天我們從『HOME PHU TOEY RIVER KWAI RESORT』的後山走到「WEARY DUNLOP PEACH PARK」時,說真的要不是有拍到這個招牌,根本不知道我們到了哪,所以很多資料都是後續才查證的,原來這個有著火車頭、鐵軌及照片展示區的公園,應該算是知名【The Thai–Burma Railway and Hellfire Pass泰緬鐵路和地獄火通行證】的一部份。
◆泰緬鐵路最可怕的一段『Hellfire Pass地獄火通行證』
先說一下為何會有「Hellfire Pass地獄火通行證」的名詞出現,其實這是死亡鐵道預定路線中最險峻的一段,鋸齒狀石灰岩的山丘,穿插著河流和溝渠及茂密的叢林,鐵路要穿越這樣的地形,真的是「難如登天」。
但日本人動用了一千多個戰俘,以簡單工具日以繼夜的工作,吃不飽睡不到的,就這樣花了不到兩個月、犧牲了近八成的生命蓋好了這段鐵路,僥倖存活者形容當時的景象,有著火炬的山岩彷彿意大利詩人筆下的「地獄」,於是死亡鐵路這段被稱之為【Hellfire Pass地獄火通行證】,而其中「地獄火關口博物館」也被 TripAdvisor的旅人評選為最佳博物館。
【地獄火關口博物館Hellfire Pass Museum】是由澳洲軍墓辦公室與澳洲政府以及泰國皇家軍隊發展司令部,三方共同合作興建,博物館於1998年4月24日開幕,現由澳洲軍墓辦公室負責經營管理。
地址:Tha Sao, Sai Yok District, Kanchanaburi 71150 Thailand
營業時間:09:00-16:00
PS. 這個博物館代表了澳大利亞所有俘虜的痛苦,也間接顯示了其它國家戰俘的悲傷。
◆戰後無法忘記的傷痛,堅毅「公諸於世」的傳承
在前兩年由柯林佛斯、妮可基嫚主演的「心靈勇者THE RAILWAY MAN」,改編自真人真事,一位飽受二次大戰摧殘的英國軍官,本身是一位貨真價實的鐵道迷,即便戰爭結束,仍然無法走出受虐的陰霾,直到一次不期而遇,讓驚慌的心靈感受到愛情的滋潤,漸漸的釋懷,有了不同的領悟,重新展開新的人生。這樣的電影,影評人寫下『仇恨終究需停止、受害者才有原諒的權力 』。看完這些「紀錄」後,我想我明白了,領悟也更進階了。
造訪的『WEARY DUNLOP PEACH PARK鄧祿普公園』離地獄火關口不遠,據說是:澳大利亞籍鄧祿普醫生中校曾經參與過桂河大橋的工程,他與其它參與工程的存活者於1985年一起回到的舊地時認識了泰國商人Mr.Kanit Wanachote。
醫生與同行夥伴們痛苦回憶敘述著:『當時,泰國北碧府西部地區是一片荒無人煙的山區,氣候炎熱、瘴氣籠罩。日軍用刺刀逼迫戰俘和勞工日夜施工,而無法供應足夠的糧食和飲水,使大批戰俘和勞工死在工地和路旁,他們眼看著同伴一個接一個地倒在地上,整個工地屍橫遍野,慘不忍睹』。
Mr. Kanit在聽到醫生回憶當時的慘況時,決定在此建了「WEARY DUNLOP PEACH PARK」除了火車頭及軌道外,令人不甚唏噓的正是那一張張「慘絕人寰的歷史照片」,這是他們一輩子的痛啊!實在應該還原真相的「公諸於世」;傳承給後人。
Ps.在此Mr.Kanit每年佛教節還特別為了在「二次世界大戰泰緬鐵路」的受難者,舉行祭奠儀式。
◆為何當初日軍要在北碧蓋泰緬的「死亡鐵路」
傑菲亞娃來了許多次的「桂河大橋與死亡鐵路」都純屬邊聽故事、邊「欣賞風景」,而這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真實悲慘的歷史紀錄,越去查閱資料時,越想知道為何當初日本與英國有這般死亡鐵路的計劃?!原來~
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初期佔領泰國和緬甸,當時不能安全航駛在麻六甲海峽,所以前往緬甸的軍隊以及後續補給必須靠陸路來維持。
在20世紀初,英國曾勘測一條通泰國和緬甸的鐵路,因建設難度太高而放棄,故日本決定採取了英國人所探勘的路線,並趕在緬甸戰區稍告平定的1942年6月開工,工程在泰國和緬甸同時一起開工,泰國的工程起點為北碧府(Kan-chanaburi),緬甸的起點為丹彪紮亞(Thanbyuzayat),鐵路經由三塔山口連結兩國,一旦鐵路建成,日本就可按計劃襲擊當然在印度的英國人。
另外從鐵軌的記號顯示泰緬鐵路的建材來自從爪哇、馬來西亞等地拆毀的不列顛馬來亞聯邦鐵路,據說當時經常遭到聯軍空襲,但日軍告知修路者為多名戰俘,聯軍只好停止轟炸工程,顯然把各國戰俘當成「擋箭牌」
◆泰緬的「死亡鐵路」各國參與的人數及死亡比例(永遠不會有真象的)
到北碧桂河看到很多的書冊記載及返台後查詢的資料時,發現關於泰緬的「死亡鐵路」各國參與的人數及死亡比例,都有不一樣的數字分析。
EX.某百科目前的資料顯示:
【(俘虜6,318英國,2,815澳大利亞,2,490荷蘭,剩下大概來自美國和其他國家。戰爭結束前有1萬2千人死亡)、數萬泰國人、18萬緬甸人(4萬人死亡)、8萬馬來亞人(4萬2千人死亡)、4萬5千印尼人進行施工】

但我在當地書冊的紀錄看到的是:一共有約二十五萬人參與,有近一萬人死亡,其中最驚人的數字比例是:緬甸=>9萬人參與(死亡:四萬)、馬來=7萬5千人參與(死亡:四萬兩千)、澳洲=>1萬3千人參與(死亡:近三千)(見照片說明)
由以上的資料顯示,馬來人死亡比例是最高的,雖然不同來源的報告數字是有出入,但我想要知道當時確切的數字,是不可能的了。
當傑菲亞娃了解更多死亡鐵路的歷史緣由及各國參與的人數及死亡比例後,深深覺得當時的日本人很殘暴,「別人的孩子死不了」似的完成此鐵路,人家英國人估六年,他們『鞭策』了數十萬人花17個月就完成了,如此壯大犧牲才有這傳奇的『人定勝天』,百感交集沉重的倒抽一口氣時,也默默對這些悲劇英雄至上最深的敬意。
到泰國北碧旅遊,到桂河欣賞美景之餘,來看看【死亡鐵路博物館】對當時的歷史背景會更了解的。

按讚加入粉絲團

延伸閱讀

GA瀏覽人氣:5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